<legend id="sxcdn"></legend><strong id="sxcdn"></strong>
    1. <optgroup id="sxcdn"><li id="sxcdn"></li></optgroup>
      1. <ol id="sxcdn"><output id="sxcdn"></output></ol>

        1. <span id="sxcdn"><sup id="sxcdn"></sup></span>
          <acronym id="sxcdn"></acronym>

          采購人-政府采購信息網

          驗收是檢驗采購結果最直接的方式

          作者:柏玲 發布于:2020-08-18 16:50:28 來源:政府采購信息網
            評標委員會評審是書面評審,根據有關采購標的規格、功能、參數、品質等一系列技術指標的文字表述進行評審。至于供應商實際向采購人提供的貨物、工程或者服務是否符合其投標承諾、是否符合合同約定,還得靠驗收來把關。因此,履約驗收是檢查采購結果的最直接方式,通過驗收可以判斷供應商項目實施的好壞,供應商是否是在虛假應標。
           
            把好項目實施的“最后一公里”
           
            廣東省教育招投標協會會長、廣州中醫藥大學三級教授劉步平表示,《戰國策》講“行百里者半于九十”,習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履約驗收是對“初心”的回應,也是招標項目實施的“最后一公里”,做好驗收才能“方得始終”。更重要的是,驗收有助于持續回顧和審視招標立項、決策、施行、考評等整個過程的各個環節,針對疏漏甚至錯誤之“標”,調整制度甚至規范之“本”,建立根絕不良后果的長效機制,從源頭提升政府采購和招標工作的質效,功在千秋,善莫大焉。
           
            一次性集中回看采購過程
           
            “履約驗收是對政府采購活動是否達成采購‘標的’的檢驗,這是履約驗收的直接指向。履約驗收既應有針對品牌、數量的‘資產性驗收’,更應有針對關鍵技術指標、關鍵工藝工序檢測檢驗的‘技術性驗收’,這些驗收的技術活動是履約驗收所有功能得以實現的唯一渠道和載體。” 長沙師范學院資產管理處處長童成意表示,履約驗收還是對采購活動諸環節的一次集中性回看,它對項目采購與建設諸活動具有巨大的“反向投射”力,這種履約驗收的隱性功能往往易被忽視。是虛假應標、還是建設中的偷梁換柱、亦或是建設方案源頭踏空都可以通過扎實的驗收予以直接揭示。
           
            在童成意看來,驗收環節虛化就有可能導致采購前期活動諸環節的不可控,不管這些環節看上去扎得有多結實。履約驗收的“反向投射”功能應該予以制度賦責賦權,在制度建設和運行機制安排時就應明確履約驗收的此項監督職能。同時,此項功能對一個單位營商環境的形成具有決定性影響,它是政府采購法的要求,也是驗收的核心要義。
           
            童成意認為,履約驗收也是項目績效評價的基礎。項目績效評價的主要內容包括:回顧項目實施的全過程;分析項目的績效和影響;評價項目的目標實現程度;總結經驗教訓并提出對策建議等。顯然,項目績效評價的內容與履約驗收的內容原本就存在重疊,只是在功能上存在差異,或者說履約驗收的內容是績效評價內容的子集。履約驗收做得扎實到位,可以給項目績效評價提供詳實的評價依據,又可提高項目績效評價的效能。
           
            約束供應商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清華大學資產管理處招標辦主任劉世弘認為,驗收是保證采購質量、實現采購目標的重要保障,驗收是對投資履行執行責任的要求,即是對采購人的約束,也是對供應商的約束。采購文件對項目的驗收辦法、驗收程序、違法處理等進行詳細約定,有經驗的供應商都會根據驗收要求調整報價策略。

          版權聲明:

          本網發布內容凡注明來源為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的,表明“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擁有其版權或已獲得授權,內容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標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其他來源稿件,本網已標明出處及作者,轉載僅為信息分享,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相關權益人及時與我們聯系。

          網友評論
          • 驗證碼:
           
               
          成长影片免费观看完